Cream布丁

咕 一般在mp玩
是26莫莫伽!

随后 悲痛纳入骨髓

不死者是厌恶生者的
可那是为什么呢? 从翠玉录桑那里得到的答复是  种族问题的天性,就像是捕食和被捕食的关系。 现在的这幅身体也有着如此的特性么,对着面前吹垂落至地面的长镜整理起身着的袍子, 作为魔法道具的一种 灰褐的薄布在装备的过程中细微的改变着造型。   这看上去不是和睡袍一样了么...  挥去脑子里的妄想,紧了紧腰际的长带。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还是没有弄好,忍不住歪头扭了扭腰间。  呼 不算是很威风的造型,不对 果然没有了平时的装备就少了那种气势,这次怎么说也是在雅儿贝德她们面前 可不能太丢脸啊。  像是要为自己打气似的挥拳,连带着颈椎处的铁链交错   戴上这种禁制会一定程度的限制装备者的各项属性,不过只是外观性的道具 真正限制能力的话那就是一整套的【拘束衣】了吧。 根据装备者的种族 还会有大小的自动调节等效果来着,现在是带着短链的项圈啊... 也不知道迪米乌哥斯和雅儿贝德为什么要选择让装备这些东西 有什么必要的意义存在么?没有理由就表示反对是独裁的混蛋老板才会做的事 就听他们的好了。
   
  很经典的队伍组成...  眼窝锁定了场内略显无措的四人,习惯的先进行了数据评估,挥没掉场内萦绕的雷鸣掌声,继续慢悠悠的拉近着双方的距离。 在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先等着对方发言,这是来到这里之后百试不爽的小妙招。  低声纠正领头男性的语误, 那种富有礼貌的姿态实在是没有必要 作为谈话中博取好感的基础,在双方都是老成持重的情况下变得没有意义。 停下脚步,示意对方继续讲下去
  听到愿以金钱来还赎的请求,忍不住叹了口气 即是曾经身为人类的习惯 也有加强话语的自然流露。  选择这份工作就要有相应的觉悟,这只是简单的预估失误并且折付代价而已,如果足够尊重生命 那就用失败一定会落亡的背水心态对待每一件事情吧 。 这样的道理也没必要浪费给这些家伙听 反正也是最后一次

【那如果有人允许我们这么做呢?】

  ...!  身体在下意识的颤抖前稳住了, 不可能的 天底下没有这样巧的事情 绝对没有。 我的挚友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嗯 不会的吧 如果真的得到允许那怎么会不一开始就直接报上来意而是混在这群工作者里呢。 思绪和僵直的身体向着混乱的方向延伸 随即渗开在骨体之内。无意理会维持完美 眼窝内的焰芒也稍微平和了闪烁
   ...无聊透顶。

仿佛从鼻腔闷声嗤出的厌恶,可最后的音节却失去了冲力,只有迟钝和心虚吧  不能这样,作为领导者决不能先乱了自己的心境   凝视着眼前家伙,能看微小的汗珠滴落。 这家伙在扯谎吧 

     尖锐的欲望刻蚀着  超越了理性的分析
   
  我应该听下去...
           不 我必须听下去     

也许是他们并不信任这些人 只是派来确认什么而已... 会这样的 是乌尔贝特桑么? 还是佩罗罗桑  布妞萌桑呢?是处于难以回公会的情况么 我要听下去  你快说……     唔 巨大的外观么? 那难道是贰式炎雷桑 AnizOoalGown里面体型巨大的成员太多了啊 还有油亮的光泽么...
那样的话就是翠玉录桑  既巨大又有滑嫩的外表 可能也不是,如果单从油腻来看黑洛黑洛桑么?那个时候就已经没有登出成功的话 但那又不太合适被描绘为油亮而是黏体吧。  该死的 这家伙就不能说清楚么明白一点么 使用记忆操作的话可行么  如果是法师系的同伴可能会施加反击类的魔法在 以防万一还是先就这样保持进度问下去吧。  真的是同伴的使者的话  怎么可能不保护好你们的安全 所以快点继续说下去啊...

  【他要我向纳萨里克地下大墓地的安兹问好】

诶?

我听错了吧

啊 不是真的吧  灵魂几乎呆滞着颤抖出声 可最后发出的只是沉寂如死水
   ...他说向安兹问好,是吗?

    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给我否认给我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

                                          【是的。】

     粘稠的笑声爆发了出来 那就像堵塞着的水龙头鼓起一个个气泡   涨起  变大  演变成狂笑
    啊 仔细想想就知道根本破绽百出啦

原本在笑声里小幅度颤抖的身体镇定了,是静止时间一样的 镇定。 眼窝里混沌起彻底的极夜, 面前的家伙们向后退了几步,可那黑焰锁死了每一个人。
    该死的杂碎啊啊啊啊啊啊啊!!!!!!!
翻腾起来的绝望灵气伴着主人 连周围的火焰也渐弱起来,一直以来的声音变得粗糙而低压 宛如野兽的嘶吼

   你们!! 你们用脏脚!!!踏进我与同伴们!一起建造的,我们的!  我们的纳萨里克啊啊啊!!!!

  ————

狠狠地摔了下来 原本的怒气仿佛消散的无影无踪。晦暗的黑洞里面重新涌出了红芒,即使现在看来比刚才更加不详吧。  再次有所失态了... 今后还需要加强心境的锻炼,我的这种任性以后会带来危险么? 昂起头 扬声而出

    雅儿贝德,亚乌菈 以及其他听得见我声音的守护者们   捣起你们的耳朵。

  确认身侧的暗精灵和女人已经堵上耳朵之后,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随即冰冷的声音传递而出 就好像从未有过刚才人性的举动。
   一开始就不是很喜欢这个计划 即使是迪米乌哥斯他们所得出的最优解,也不代表这是一个让人可以安心接受的提案,可我还是接受了...   嘛 这种东西以后再说,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把你们当做肮脏的宵小处理掉。话语落完,伸出骨掌扯下了长袍  露出了纯粹的白骨,深红色的圆球在腹腔里漂浮着 显出有些诡异的观感。 思绪导向佩戴好的指环 双手掌心浮现出单刃的黑剑与黑盾

     马上开始吧。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