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布丁

咕 一般在mp玩
是26莫莫伽!

随后 悲痛纳入骨髓

不死者是厌恶生者的
可那是为什么呢? 从翠玉录桑那里得到的答复是  种族问题的天性,就像是捕食和被捕食的关系。 现在的这幅身体也有着如此的特性么,对着面前吹垂落至地面的长镜整理起身着的袍子, 作为魔法道具的一种 灰褐的薄布在装备的过程中细微的改变着造型。   这看上去不是和睡袍一样了么...  挥去脑子里的妄想,紧了紧腰际的长带。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还是没有弄好,忍不住歪头扭了扭腰间。  呼 不算是很威风的造型,不对 果然没有了平时的装备就少了那种气势,这次怎么说也是在雅儿贝德她们面前 可不能太丢脸啊。  像是要为自己打气似的挥拳,连带着颈椎处的铁链交错   戴上这种禁制会一定程度的限制装备者的各项属性,不过只是外观性的道具 真正限制能力的话那就是一整套的【拘束衣】了吧。 根据装备者的种族 还会有大小的自动调节等效果来着,现在是带着短链的项圈啊... 也不知道迪米乌哥斯和雅儿贝德为什么要选择让装备这些东西 有什么必要的意义存在么?没有理由就表示反对是独裁的混蛋老板才会做的事 就听他们的好了。
   
  很经典的队伍组成...  眼窝锁定了场内略显无措的四人,习惯的先进行了数据评估,挥没掉场内萦绕的雷鸣掌声,继续慢悠悠的拉近着双方的距离。 在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先等着对方发言,这是来到这里之后百试不爽的小妙招。  低声纠正领头男性的语误, 那种富有礼貌的姿态实在是没有必要 作为谈话中博取好感的基础,在双方都是老成持重的情况下变得没有意义。 停下脚步,示意对方继续讲下去
  听到愿以金钱来还赎的请求,忍不住叹了口气 即是曾经身为人类的习惯 也有加强话语的自然流露。  选择这份工作就要有相应的觉悟,这只是简单的预估失误并且折付代价而已,如果足够尊重生命 那就用失败一定会落亡的背水心态对待每一件事情吧 。 这样的道理也没必要浪费给这些家伙听 反正也是最后一次

【那如果有人允许我们这么做呢?】

  ...!  身体在下意识的颤抖前稳住了, 不可能的 天底下没有这样巧的事情 绝对没有。 我的挚友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嗯 不会的吧 如果真的得到允许那怎么会不一开始就直接报上来意而是混在这群工作者里呢。 思绪和僵直的身体向着混乱的方向延伸 随即渗开在骨体之内。无意理会维持完美 眼窝内的焰芒也稍微平和了闪烁
   ...无聊透顶。

仿佛从鼻腔闷声嗤出的厌恶,可最后的音节却失去了冲力,只有迟钝和心虚吧  不能这样,作为领导者决不能先乱了自己的心境   凝视着眼前家伙,能看微小的汗珠滴落。 这家伙在扯谎吧 

     尖锐的欲望刻蚀着  超越了理性的分析
   
  我应该听下去...
           不 我必须听下去     

也许是他们并不信任这些人 只是派来确认什么而已... 会这样的 是乌尔贝特桑么? 还是佩罗罗桑  布妞萌桑呢?是处于难以回公会的情况么 我要听下去  你快说……     唔 巨大的外观么? 那难道是贰式炎雷桑 AnizOoalGown里面体型巨大的成员太多了啊 还有油亮的光泽么...
那样的话就是翠玉录桑  既巨大又有滑嫩的外表 可能也不是,如果单从油腻来看黑洛黑洛桑么?那个时候就已经没有登出成功的话 但那又不太合适被描绘为油亮而是黏体吧。  该死的 这家伙就不能说清楚么明白一点么 使用记忆操作的话可行么  如果是法师系的同伴可能会施加反击类的魔法在 以防万一还是先就这样保持进度问下去吧。  真的是同伴的使者的话  怎么可能不保护好你们的安全 所以快点继续说下去啊...

  【他要我向纳萨里克地下大墓地的安兹问好】

诶?

我听错了吧

啊 不是真的吧  灵魂几乎呆滞着颤抖出声 可最后发出的只是沉寂如死水
   ...他说向安兹问好,是吗?

    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给我否认给我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否认给我——

                                          【是的。】

     粘稠的笑声爆发了出来 那就像堵塞着的水龙头鼓起一个个气泡   涨起  变大  演变成狂笑
    啊 仔细想想就知道根本破绽百出啦

原本在笑声里小幅度颤抖的身体镇定了,是静止时间一样的 镇定。 眼窝里混沌起彻底的极夜, 面前的家伙们向后退了几步,可那黑焰锁死了每一个人。
    该死的杂碎啊啊啊啊啊啊啊!!!!!!!
翻腾起来的绝望灵气伴着主人 连周围的火焰也渐弱起来,一直以来的声音变得粗糙而低压 宛如野兽的嘶吼

   你们!! 你们用脏脚!!!踏进我与同伴们!一起建造的,我们的!  我们的纳萨里克啊啊啊!!!!

  ————

狠狠地摔了下来 原本的怒气仿佛消散的无影无踪。晦暗的黑洞里面重新涌出了红芒,即使现在看来比刚才更加不详吧。  再次有所失态了... 今后还需要加强心境的锻炼,我的这种任性以后会带来危险么? 昂起头 扬声而出

    雅儿贝德,亚乌菈 以及其他听得见我声音的守护者们   捣起你们的耳朵。

  确认身侧的暗精灵和女人已经堵上耳朵之后,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随即冰冷的声音传递而出 就好像从未有过刚才人性的举动。
   一开始就不是很喜欢这个计划 即使是迪米乌哥斯他们所得出的最优解,也不代表这是一个让人可以安心接受的提案,可我还是接受了...   嘛 这种东西以后再说,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把你们当做肮脏的宵小处理掉。话语落完,伸出骨掌扯下了长袍  露出了纯粹的白骨,深红色的圆球在腹腔里漂浮着 显出有些诡异的观感。 思绪导向佩戴好的指环 双手掌心浮现出单刃的黑剑与黑盾

     马上开始吧。

居然看到有人玩语c那么顺道
唔  推销理财软件(什么)

名字很土的名人朋友圈

——里面有超可爱的潘多拉和你在线竞技,来 就是兄弟(?)

用户环境的话 自取所需应该 就没问题了,咕 总之请来找我玩——

有些生疏的看着眼前有如图画般的深邃黑影,好久没回来,就连周围的雕饰也有些陌生了来着,明明是每次公会维护必须到来的场所,现在却是一点都不想再一次来到这里。两边的火把渐渐由明亮转向了昏暗,是太久没有活跃所以要关掉灯么?当初设计成这样到底是为了凸现肃穆的凝重感还是单纯的为了减少维护费用啊翠玉录桑!那些有点看不懂的书现在我也都看过好几遍了呢,你什么时候回来再给我好好讲解一次呢……
随便的挥了挥手再次把灯光唤亮,叫出大门的菜单栏板,淡蓝色的界面边角处镶嵌了些许镂空的花纹,和别处不同的是,这几道花纹一直在和云雾一样不停的翻滚变动着。动态描边啊,那家伙又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消耗信息储量了么,虽说宝物库要尽量做的奢华是大家一致的决定,不过连这种边边角角都弄成这样,应该说真不愧是大家一齐的努力么?
好吧当然也可能只是某个成员一时兴起的杰作,暂时不去思考这些,稍微晃了晃脑袋思考着宝物库的开门密码,只是片刻便放弃了继续的念头,右手在空中再一次调出新的一块菜单面板,点开了通讯栏的记事部分。

【……如斯,汝独揽全世界荣光,一切黑暗将远离汝身】

阴影渐渐缩成了一个小球消失在了空间之中,迎面而来的是宛如博物馆一般的展览厅式房间,在房间的中央静静的躺着一张造型古典的沙发,一位近乎纯白色的骑士正默默的坐在那里。

【∑塔其桑!再见到你真好!!!】

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了手发出笑脸的pop表情,脚步也是轻快了不少,快速的向着对方小跑了过去。虽然接近了纯白的骑士,但却没有任何的停留,继续走向了房间的深处。双手在空间中连续的点击几次,拿出了一块灰白色的数据水晶,对准了墙壁上一处显眼的空白底座缓缓的摁了下去,背对着那位骑士开始操作起来。

【塔其桑你知道么,最近的日子越来越难熬了啊,大家都一直在忙于工作上的事情,最近的企业兼并真是让好多人都变得神经质起来了呢……想必警察的工作也更辛苦了吧——】

苍白的指骨似乎是操作完了面板上的数据设定,面对正在渐渐成型的物体,不紧不慢的敲起了手背。身后的白色骑士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伫立的人,一声也不吭。

【——不过是塔其桑的话,我相信一定没问题的!公会这边你也不用担心哦,大家都还很和睦呢,我也有每天按时维护,一切都超棒的。对了对了,今天下午好像在米德加尔特(midgard)有很棒的烟火表演啊,要不要一起去看一下?刚好报名的人不是很多所以一次性抢到了四十一张入场券呢,塔其桑一定也很想再看一次那个吧,之前一起聊天的时候还说过
“这个游戏最不能错过的,就是米德加尔特一年一度的烟火盛会啦”。那个时候大家都约好了下次要一起去看一看的……】

扭曲的物体渐渐形成了一具造型奇特的雕像,虽然从部分地方看来和身后的骑士一模一样,不过就像是不协调的拼图游戏,整体看上去反而像是一位神话故事里的魔鬼。从物品栏中取出了那件唯一的银白色盔甲静静的搭在了上面,伴随着套装而一同摆过去的利剑就像是有些不和身的大衣披在了一个瘦高个身上一样,散发着淡淡的不协调和诡异感。做完了这些事,终于缓缓的转过了头

【而现在却只有我一个赴约了么,塔其……桑】

白色的骑士身形渐渐变化,像是融化重铸的水泥一般,构成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家伙,一个穿着有些复古的德式军服,头颅却是由三个空洞组成的人。心里面莫名的一动,魔力耗尽了么……作为二重幻影仅仅是维持外貌应该消耗很低才对,等一下……上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来着?无奈的再一次点开了物品栏,从里面取出一瓶泛着蔚蓝光芒的药水丢向了对方。刚刚扭曲的人仿佛从未存在一般,在瞬时的药水生效后,又一次变化成了新的模样——装饰着轻便盔甲的鸟人。

【这一次是佩罗罗桑么……?】

短暂的愣住之后,再一次走向了对方。没有什么过多的话语,只是把他扑倒在了沙发上,鸟人也似乎很顺从的同样默然。骨骸的双手被对方蓬松的羽毛覆盖着,舒服的像是眯起了眼睛一般,视野也随之缩小了一部分。

【现在只剩你了……佩罗罗桑。快点回来一起去看表演吧】

仿佛自我催眠一样,只是不断的重复着这样的话语。灵验的是,几乎在同一时刻收到了〈信息〉(Message)的提示音。如同鲤鱼一样立刻从对方身上跳了起来,好像演练过千百遍一般熟悉而快速的点开了信息栏,但却没有立刻打开信息,而是仿佛祈祷一般深呼吸了一口气,才重重的点了下去

『飞鼠桑!对不起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去看表演啦💦塔其米的话我记得过一会应该会来吧,你可以和他一起去也没关系的!不用担心我,玩得开心点!下次一定抽出时间所以拜托了……』

紧握着的拳头慢慢的松弛了下来,静止了几秒钟后,呆呆的坐回了沙发上。今年的三天假期已经全部用光了呢,在这样一个紧张时期请假的我……又扑了个空么?无神的看着前面茶几上花瓶里鲜艳的花,又瞅了瞅背包里早就给予置顶的入场券,仿佛失了魂一般的瘫在了垫子上却不小心硌到了呆滞的鸟人放在身体两边的手。

【……赝品呢,无论是这个还是那个,始终是代替不了他们啊。算了,如果在这个地方下线的话,重新链接应该也会在这里登录吧】

【不要……】

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有些踉跄的向着来时的路走去。却又漠然的扭头看向了身后依旧一动不动的鸟人,右手在空中遥遥的对着其点击了几下什么。这样的话,佩罗罗桑就不用困在这个地方了啦,哈哈

哈哈……

眼前的东西有些发昏了来着,是纳米机器的含量不足了么?今天就早点下线吧,明天开始不努力加班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上面穿小鞋的……
向着房间另一头的塑像方向摆了摆手,习惯性的再一次打出了微笑的表情

【那么——明天见吧大家】

一根脑洞

时间线是亚达巴沃之后 吧
就是小说六 七之间的幕间 这样的if
此时飞鼠已经是精钢级的冒险者 普通的任务肯定没有可以出动的理由
要引起飞鼠的兴趣 而且还要加上灭国的话 我的设定是讨伐临海的岛屿上的妖灵
王国是有海岸的 所以设定还好吧
委托原因是严重阻碍了沿海居民生活 且出现了伤亡事件
先使用便利的传送阵到达最近的主城 然后马车到沿海
本来任务是交给苍蔷薇的,因为 队长是信仰系的缘故

大概是由队长制造了类似封魔水晶之类的道具 卷轴也可吧
同时〈美姬〉也是一位精钢级魔法吟唱者不是么
妖灵的设定是 阻碍了重要的航道所以问题很严重 之前也派出过冒险者 不过都没有回来这种

第一幕是委托,这个刚才大致说过了
第二幕是和娜贝的对话,面对这样的行动,娜贝的性格估计会在空闲的时候进行会议吧
第三幕是启程 大概是魔法阵和马车行进之类的 其实有想过三个不需要睡眠的人互相道晚安时候的莫名笑点
第四幕是港口吧 进行准备 当然出海前还有一段活动时间
第五幕是出海 这里会涉及到主线剧情 也就是我设计的 〈伏笔〉 简单说就是一些小型战斗
第六幕是登岛 进行战备部署等
第七幕是外围的战斗 也是有关核心剧情吧
第八幕算是高潮 刚好四分之三左右的分割 审美上也是刚好吧 也是战斗
第九章是 核心对话 展开故事
第十章就是离开的尾声吧
十一是终场 基本就是这样